伦敦赛狗最后的日子

Joseph Skirkowski – 伦敦 – 2016年10月 

一个昏暗的十月夜晚,我们站在一个到处都是垃圾、破玻璃和坑洼的停车场,抬头看着楼上的大牌子写着,

“欢迎来到伦敦温布尔登体育场, 热爱赛狗”

当时,温布尔登体育场是伦敦最后一个赛狗场。不久之前,“默顿区议会” 批准了将这个赛狗场改建为一个新足球场及最少600座新房子的规划。

随时时间的推移,这个延续了很久的运动开始慢慢地在人们的关注中淡化。虽然我们现代人都知道中产阶级化,尤其当讲到酒吧和音乐场所的相继倒闭,但是很少人知道其他娱乐设施也正在面临的被取代的危机。

我们买了门票,进入赛场,上楼梯到一直到最上面的顶层座位。这里有很多夺冠者的肖像,下放写着没有任何意义,但极具幽默的感名字,例如“沙拉避免者”。

通过顶层楼座窗户向下观看,可以精确地计算出赛狗场的大小。除了站立空间以外,这里最多可容纳8000人,现在,却只有一小部分群体在继续使用。今晚,这一小群看似“常客“的人都在忙着写赛狗的名字、呐喊助威,有的则在仔细的翻阅着赛狗杂质。

一位名叫鲍比的赛狗爱好者从60年前就开始来这里观看赛狗,今年 80多了。他说, “我当然会想赛狗比赛,我又不喝酒,以后我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找到其它娱乐”。

鲍比是人人皆知的赛狗爱好者,他曾拼命地阻止关闭这座赛狗场,甚至还与两位伦敦市长,萨迪克·汗和鲍里斯·约翰逊开会讨论:。

最后,鲍比表示他很失望,他说, “我们开了三个小时的会,他们说的全是毫无诚意的话,简直是胡说八道”。

在新足球场的规划许可会议后,他说, “唯一反对的是 “旺兹沃思区议会”。最后,会议许可并批准了这项规划。其中,在会议之前他们已经决定了,这不是民主制度!”

除了温布尔登之外,还有三座位于 Hove(英格兰南海岸),罗姆福德(艾塞克斯)和Crayford (肯特郡)的赛狗场,但因为距离较远,对于年老的爱好者来说极为不便。

80年代,赛狗协会为了偿还欠款,出售了许多伦敦房产,其中包括当时最繁荣的体育狗场。这件事导致了粉丝对赛狗协会的抗议。鲍比说 “赛狗协会甚至声称他们并不知道谁是最终买家,这完全就是废话。如果£10的东西还说得过去,但这是£1000万,他们一定知道的。”

鲍比还担心赛狗场的倒闭会影响到周边地区,譬如以低价使用停车场的邻近医院工作人员,这一举措这一举措一定对这些一线医务人员带来影响 。

此外,鲍比还给我们了介绍两位老客以及一位兼职的狗教练员,约翰和罗布。

“你从不以赛狗为生,” 罗布说, “这只是他的一个爱好。我父亲带我进入赛狗界,而且我当教练 已经25年了。现在很多赛狗场都关了。” 

约翰和罗布兴奋地给我们讲述以往的繁荣景象。 “如果不是亲眼看到,真的不会相信这里的气氛会那么浓郁。” 

在谈到赛狗运动的颓废时,他们说,“问题在赛狗的主人,他们只看钱。” 

近几十年,赛狗面临着巨大的危机,粉丝的退粉是其原因之一,同时动物保护组织也报道了许多虐狗事件,对赛狗运动产生了恶劣的影响。然而,我们当晚认识的人对赛狗运动只有热情和赞赏。

“我们很爱狗,对我们来说狗胜于世界上任何一样东西。” Pam说道,他有一条名叫“五月彩虹”的狗,那晚她的狗将参加最后一场在此举行的比赛。 

“英国国家灰狗协会” 的网站写着狗的福祉是他们首要责任。2014年,他们向 “退休灰狗信托公司” 捐赠了140万英镑,并帮助他们为3742只狗找到新家,同时 “英国全国灰狗协会” 还付了支付100万英镑来增强体育场的安全设施。 

这里有一位名叫Albiston的职业训狗师,他不断努力地确保他的每一只狗都能找到舒服友善的新家。 “我要注意到这些狗的生活都很舒服,非常安全,喜欢趴在沙发上睡觉,过着悠闲自在的日子。” 

夜晚的比赛结束了,观众一哄而散,准备回家。登记经纪人关上货摊的⻔。今晚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在此举行比赛的一晚。我一直在思考约翰说的一句话,“这是一场工人阶级运动,是伦敦文化的一部分,也是英国文化的一部分。” 

今天,即2017年3月25日,伦敦温布尔登体育场永远结业了。现代化虽然有其优势,但是我们也要注意保护珍贵的文化遗产。 

只是UK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